不一样的视角看待历史:疾病的那些事儿

不一样的视角看待历史:疾病的那些事儿

黑死病、梅毒、霍乱、伤寒、天花、爱滋病……这些都是令人类谈之色变的疾病。当疾病发生在个体身上的时候,它影响的只是一个人。但是当其蔓延传播开来,感染了众人的时候,它就可能改变历史的进程,给一个时代烙下深深的记号。两位英国人,卡特赖特和比迪斯,他们合著了《疾病改变历史》一书,作者关注了影响人类种族命运的疾病造成的影响,并用这些疾病的传播来说明时代特点。 两位作者从古代世界的疾病写起,涉及了黑死病,梅毒、天花、霍乱、流感、肺结核、血友病等疾病。传统的史学家注重的是历史的宏大叙事,很少关注疾病、环境、生态等社会学方面的问题,而医学史也往往多是医疗技术的发展史。

《疾病改变历史》把眼光放在了疾病对人类文明进程的影响上面,这与二十世纪中期以来西方历史著作的叙述中心由王朝政治转向社会生活是一致的。正如作者所说:“在特别强调历史的社会学方面的因素时,有必要审视那些疾病曾经产生重要影响时段,尤其是在其重要性被大多数传统的历史学家忽视或误解的时候。” 《疾病改变历史》一书认为,瘟疫、饥荒和战争这三个问题分别是人体失调、环境失调和大众精神失调所致。从疾病对历史的影响上看,多数疾病的大规模流行,并不是天灾,而是人类的生活方式和制度本身存在问题。像癌症、艾滋病等的迅速蔓延都与工业化和全球化有密切关系,人类以为自豪的医学技术也并不能帮助人类免除疾病的打击,抗生素滥用的副作用反映出“医学取得的成功,最终证明其本身也成为问题的根源。”

在探讨了疾病对历史进程的影响时,作者利用大量史料,展现了疾病对文明、军队以及历史上著名领袖人物的侵害,说明最有权势的个人和强大的国家也可能或已经因疾病的致命打击而衰弱。如古典时代,瘟疫耗尽了雅典和罗马的活力。14世纪,黑死病蹂躏了欧洲,促使教会内部异端教派的兴起,标志着欧洲封建时代的终结。性病可能导致了亨利八世没有男性继承人。维多利亚女王无意中将血友病传给了她的后代,然后让尼古拉和亚历山德拉推一的儿子得病——个人的悲剧意导致俄罗斯君主制度垮台。 书中最后一章是“暴民癔症和大众暗示”,这显然是将精神疾病也划了进来,是近现代的医学分类法。作者讲的“暴民癔症”是一种集体性的歇斯底里现象,在群体内他们互相模仿,害怕被看成另类;群体以外则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一个人发生症状,会连锁性的传染给别人。

作者认为,法国圣女贞德和希特勒都是有癔症的人,他们在特定的场合能够感染许多人。贞德年幼时有幻听、幻视的症状,即现在所称的“美尼尔氏综合症”。希特勒就不用说了,这个纳粹首领拥有令人震惊的战争狂想,并且付诸实践,几乎摧毁了大半个世界。

在本书中,作者也提到了现代社会与身体疾病有关的种种制度,诸如医疗、公共卫生,社会福利政策甚至城市建筑在历史上的发展与沿革,都与疾病及对疾病的医疗有着密切的关系。在福柯那里,现代医疗体制建立的同时也是国家对于个人的控制开始加强的过程,法国历史上就曾将麻风病人与疯癫之人置于与公众隔绝的状态之中,它在后来的演变结果就是现代的监狱与医院。

我们今天视为平常的医疗技术与城市治理技术,也并不都是从来就有的,比如说对感冒的治疗,清洁的引用水系统以及城市排污系统。疾病为我们看待这个社会在历史上所处的位置提供了一种新的角度。书中所描述的变化其实一直都在发生之中,这就是卡特赖特在本书中所关注的疾病在历史中的意义,疾病改变了历史。 每个时代的医学手段都在进步,但是疾病也不断产生,比如爱滋病,比如非典型性肺炎。正如作者警告的那样,困扰人类的许多疾病其实是人类自身创造的先进技术的副产品,与任何时代一样,对许多广泛流行的疾病,我们现在的医疗技术仍然捉襟见肘。

ckhero